段奕宏:是我制造压力还是创作给我制造压力

扫码阅读手机版

来源: 澎湃新闻网 作者:澎湃 编辑:金晨 2017-07-06 17:31:33

  由常征执导,段奕宏、余男、王景春、成泰燊主演的犯罪电影《引爆者》将作为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闭幕影片于今晚首映。

  前不久《引爆者》曝光了一则定档预告,因一起连环爆炸案的发生,段奕宏饰演的赵旭东被认定为重大嫌疑犯。赵旭东在逃亡路上展现出令人望而却步的反侦察能力,与警察和黑道正邪两方展开惊心动魄的“猫鼠游戏”。被冠上“反派”头衔的段奕宏身藏绝技,片尾一句“我的命,我说了算”更是为紧凑的剧情和故事发展增添了神秘的色彩。

  一向被外界冠以“戏妖”的段奕宏,一直都以内敛沉稳的演技示人。此次在《引爆者》饰演的关键人物赵旭东,被无辜卷入多派势力的利益争夺中,化身孤胆英雄自我救赎。段奕宏野性与荷尔蒙交织的精湛演技,在紧张刺激的故事情节中游刃有余。

  两年前曾在上海电影节上凭借《烈日灼心》拿下最佳男主角的段奕宏,这次在戏里出演一个被命运摆布,最终在沉默中爆发的矿工。“我是一个小人物,可是我也有愤怒。当我遇到愤怒的事情,我要找一个方式爆发,可能这个方式不是最正确的,但是我有一个正确的理由,找了一个不太正确的方式表达,这个电影这点就是我最感兴趣的,我就是冲着这点来的。”段奕宏在谈到这个新角色时如是说。

  从《士兵突击》的袁朗开始,到之后《白鹿原》的黑娃或者《烈日灼心》的伊谷春,段奕宏的每个角色都硬朗而丰富。今年段奕宏在大银幕上的“出镜率”颇高,《非凡任务》中的疲惫毒枭,《记忆大师》中的另类警察,再到《引爆者》中游走于正义与犯罪边缘的底层矿工,段奕宏从来不会让人有“审美疲劳”的感觉,相反,演员名单里有他,似乎就能对影片质量和观影体验平添几分信心。

  6月24日,《引爆者》在上海举行新闻发布会,出演对手戏的女演员余男在被问到剧组里“谁最难搞”的问题时,毫无悬念地把这个奖颁给了段奕宏。“难搞”几乎是每一个与段奕宏合作过的对象对他的评价。这个词翻译成另一种书面描述叫做“精益求精”。

  《非凡任务》的时候,黄轩说现场他常常不说话,《记忆大师》的时候,黄渤调侃“老段任性,我就让着他”,而在段奕宏看来,“难搞”的不是他,“难搞”的是创作本身,他的纠结和完美主义首先折腾的是自己,就好像拍《烈日灼心》的时候,他连做梦都要跟曹保平吵一夜架。为了能够坚持自己的坚持,段奕宏甚至做好了和导演“再没有下一次合作”的心理准备。“我一直没明白一个问题,是我制造压力,还是创作给我制造压力?”段奕宏再一次面对“难搞”话题时这样问自己。

  段奕宏。澎湃新闻记者张新燕图

  体验矿工生活可能看不到明天太阳的人

  澎湃新闻:作为一个“体验派”的演员,为这次为矿工的角色做了怎样的准备?

  段奕宏:矿工生活对我来说是陌生的,去接触离我生活很远的这些人,体验生活是必不可少的。我体验生活体验了一个星期。从50后到90后的矿工都和他们深谈,进入工作第一线,下井一千米,所以经历了初入者的所有的恐惧,接近他们的内心,他们的困扰,他们对生活的期待和对生活安于现状的心态,每个年龄段都是不一样的。我要找到他们身上的这种共性。

  澎湃新闻:你发现的共性是什么?

  段奕宏:比如说,第一线的矿工不知道明天能不能看到太阳升起,所以他们上到地面上,就是先美美地吃好。大部分人子承父业,很安于现状。

  那种状态谈不上悲观或者压抑,是一种接受吧。这种接受其实是生活得没有生气没有乐趣,只是为了吃饭,肯定是无趣的,你安于这种生活节奏的状态,安于靠我的体力来挣取我现在的生活,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。找到这种状态后,再把人物放进来,你还把我逼到墙角,走投无路,我该怎么办?赵旭东该怎么办?

  澎湃新闻:跟矿工的交流怎么样?

  段奕宏:其实你是很难走进他们内心的,有些人会觉得凭什么跟你说我的心里话,没有这个责任也没有这个义务去跟你说,你的工作跟我有什么关系呀?我不关心,你问我就答吗?还是要做大量的工作,碰到不愿意说的也不强求就去找愿意的说。

  澎湃新闻:这次的角色对你来说算有突破吗?有为这个角色受什么虐吗?

  段奕宏:都想突破,但不敢说,成全这个角色的重要性比单纯一味想突破要重要吧。你看中这个角色,感兴趣的点,增加角色的可信度,让人接受这个人物的表现形式,接受我们所表达的,电影所表达的,这些可能更重要。

  受的虐,我也觉得不重要,重要的是观众是不是看完接受这个故事,一切的努力都是大家是不是能相信这个电影,相信这个境遇。付出努力是应该的,做的就是这个职业,就是这份工作。

  澎湃新闻:这次合作的演员,余男、王景春、成泰燊都是得过国际电影节影帝影后的好演员,在一起演戏感觉怎么样?

  段奕宏:这个剧组的氛围特别好,我们是在成全一件事情,成全彼此的人物,这不是独角戏。独角戏都是本着我压过你,你压过我,我最光彩了,那你演独角戏好了。我来就是要接受不同的化学反应,这才是我们大家一个真正演员意义上的胸怀。

  《引爆者》剧照

  不是我难搞,是创作难搞

  澎湃新闻:合作过的人都会说你“难搞”,让他们很有压力,作为一个“很有压力的存在”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  段奕宏:我之前一直没想明白一个道理,是我制造压力,还是创作给我制造压力。还是大家没有意识到,你是跟创作合作,还是跟我老段合作?我一直以为是我制造了压力,制造了这种苛求。我曾经很多次地埋怨自己,可是到了现场,到了这种明明大家都看到还有很多可能性的境况下,我的坚持就会给大家带来这样的一个“很难搞”印象。但是我换一个角度,创作本身就是很难搞,如果我们大家都凑个事儿,我但凡期许你再给机会下一次合作,我都不会这么去坚持。

  澎湃新闻:好像你的角色一直都很苦很纠结,是只有这样很极致的人物才会吸引你接戏吗?

  段奕宏:你说的苦是什么?如果大家都谈谈恋爱豪车美女,那谁来完成这些苦的电影呢?我也调剂过,但苦的点是在于你自己想把这个人物挖掘得不一样,是你自己心里有要求,给外在人一种苦的印象。我从演员角度来出发的话,我是享受的。

  有一种演员享受的是不再去重复以往的角色,尽可能去呈现观众没见过的。比如《非凡任务》,我最担忧毒枭的形象,因为已经被很多人塑造过,所以其实开始是回避,是逃避,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塑造一个不一样的、有别于以往毒枭的形象。最后结果是大家认可的,但是这个过程是非常艰辛的,我不自信,我很害怕,最后完成这个角色是经历一个演员从编剧、导演、摄影的工作中一系列的功课。

  澎湃新闻:这些年你的演技一直都是备受肯定的,你自己在表演上有感觉力不从心的时候吗?

  段奕宏:我一直感觉力不从心,每一个作品每一个人物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。我也喜欢第一次的这种忐忑的创作心态,因为我想建立一个我没有过的创作经历。我构建一个人物,一个编剧笔下的提供演员价值的这么一个人物。

  澎湃新闻:但是我们看你的形象,一直都气场很足,其实都也很成功。你说的这种不自信和忐忑和早年入行的时候并不太顺利有关吗?

  段奕宏:入行经历,当然有关系,但是不仅仅是不自信,还是因为你有要求,你对自己能力的极限是不清楚的,你攻破了自己担心的一面是开心的。还是对表演这件事比较敬畏吧,你心里把它看得有多重要就有多重要。

  澎湃新闻:有种说法是“表演是一种当众孤独”,你有这样的体会吗?

  段奕宏:我没觉得我当众孤独。那个时候感受不到这种孤独,更多的时候是感受到当众无能为力吧。没人帮得了你,谁能帮得了你,很多问题真的都是靠自己去解决,都有一种无力无助的感觉。

  《引爆者》剧照

  适应越拍越快的拍戏节奏感受生活的冷暖

  澎湃新闻:今年,这已经是你上映的第三部作品,《引爆者》的体验生活也只有一个星期,现在拍戏的节奏越来越快了,对你这样的演员来说会不会觉得有点仓促?

  段奕宏:这个跟整个电影的拍摄进度、时间的规划有关系。当然越长越可能浸透角色,浸透自己的安全感会更强烈一些,不过条件也有限。

  但这个情况你得适应,不可能再给你半年几个月去打磨一个人物,我不敢想象。当然有这样一种导演,一年半拍一个戏。我最长是八个月拍一个戏,《爱有来生》,从骑马开始。其实也不是演员愿意时间越来越少,老板给的时间就是这么多。

  澎湃新闻:你怎么保持对生活和内心的敏感?

  段奕宏:生活中少纠结,少想一些事,少去争论,工作上可以多想,多争论,多纠结。所以在工作纠结中,我很期待我的生活休假,因为我马上可以啥都不管不关心,我可以不去跟别人争执这些事情。生活中让自己放松,让自己简单,才能感受到更多的信息,你的神经还能保持那个敏感度。依然能感受到冷热,人与人之间的冷暖,感受到别人给你的情绪、你给别人的情绪。那说明我的神经还没有麻木和麻痹,说明我还是可以把生活当生活,没有把工作生活混淆在一起。

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

推荐新闻

我来说两句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2-23602087 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Copyright (C) 2000-2016 Enorth.com.cn,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