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约著名香水设计师:香水,一生的诱惑

扫码阅读手机版

来源: 网易时尚 作者:kelly 编辑:金晨 2017-07-06 17:11:47

  不穿尖头高跟鞋、不抹口红、不穿华丽小黑裙,镜头前的庄卉家,看起来一点不像传说中的前纽约Ralph Lauren香水品牌艺术总监、前Tom Ford香水创意设计师,那种电影里的纽约上流社会里的纸醉金迷看起来跟她毫无关系。

  采访前10分钟,她问我能不能换上拖鞋再采?得到肯定答复后,她真的雀跃地把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换成了夹板托,配简单的烟灰色衬衫和宽松牛仔裤,坐在镜头前,感性、好奇、自由、狂热,让她给人感觉很不一样。

  “高跟鞋、亮丽的口红、漂亮的衣服是显性的,而隐形的美丽是香水,香水是可以感受的,我倾听你,我闻到你的味道,是一种沟通。”的确,没有精致的装扮却感受到艺术家的美,没有触摸却能感觉到她衬衫的丝质材质和线条感,也许这就是她所说的香水的艺术。

  暧昧

  你会用什么词来形容香水和女人之间的关系?

  暧昧吧。男女之间的暧昧。

  一种丝袜的诱惑、一个眼神的试探、一种默契的安全距离,男女之间的暧昧如同香水,“她很有味道,但是我又说不出来”,在纽约著名香水设计师庄卉家眼里,她把这种隐约美比喻成香水与女人之间的关系,一种若即若离的暧昧关系。

  香水让人暧昧,并不庸俗,反而是一种美学。庄卉家对日本很有好感,在她的印象中这样一个很美的情景,在《辉夜姬物语》中也有过大段描写。日本古代的贵族女子静坐于竹帘内,闻名而来的男子跪坐在竹帘外,漫长的走廊里,悠长地飘散着一种香氛,从竹帘内传递到男子的胸腔里。虽然从未见过这女子的相貌,但这气味如同传递出了一种远在天边的美丽,又是一种近在眼前的风姿绰约,让人非常想要掀开竹帘一看究竟。就是这气味吸引来风流才子、名门贵族跪在竹帘外等候的垂涎与爱慕。

  声色香水,温柔暧昧,香水让人暧昧,美得让人觉得并无不妥。

  人生

  二十岁、三十岁的女人有专属的香水味道吗?

  母亲出门梳妆用的Chanel,父亲案前练字的墨水气味,毕业后闻起来像星空的第一瓶香水。

  母亲的高跟鞋、口红、香水,甚至一张化妆台,是小女孩最渴望拥有的。庄卉家当时最渴望的就是母亲用的Chanel NO.5,“等她(母亲)出门后,我就拿香水往身上喷,但那个时候我觉得那个好臭。”后来工作后庄卉家才知道,原来是小女生没办法carry住Chanel NO.5的气场。年龄真的是会影响女人对气味的喜爱。如同清淡一点的果香味、百花香,适合二十几岁的女生,可到了三十岁就会发现这种香too light,也许你会喜欢上木质香。“在美国念书、工作了后,我觉得自己应该更有气场,看起来更理性、聪明一些。年龄变化,你的气味也会不一样。”

  但庄卉家记忆里最私密的气味是墨水。“它让我想到我得父亲,我跟我父亲感情很好。”黄昏,矮桌、榻榻米上,父亲在案前练字,小庄卉家当书童,“本来很调皮的我会乖乖地在案前磨墨,看他写字,斜阳照进来,那个墨水的味道我永远忘不了”。有次庄卉家独自旅行到东京,在一个酒吧里喝得有点醉了,抬眼望去酒吧里竟全挂着毛笔字的字幅,然后突然那个嗅觉就来了,“是的,我想起了我爸”。喝的明明是清酒,但喝进去却是墨水的味道,这个与父亲有关的美好香气,庄卉家说自己到九十九岁还会记得。

  独自一人在美国留学、毕业找工作,那时庄卉家给自己买了第一瓶香水,法国娇兰的Vol de Nuit午夜飞行,是星空的味道。星空闻起来是什么味道?就像今天绝不穿着小黑裙乖乖地坐在这里的庄卉家,这瓶星空气味的香水也不是一个“所谓的性感女人”。它清冽如中药,绿绿的,有点潮湿,像青苔,很个性,很自由。深夜的星空中飞机起航,只有自己和宇宙在一起,好像置身于《小王子》里描绘的情景一样,“做自己,跟自己对话,always listen to youself”。去年庄卉家的先生给她了一个礼物,飞游整个瑞士,和天空那么近,如同沉醉于香水中的梦想都变成了现实。

  声色

  “不,我不是调香师。”

  庄卉家与香水的一切因缘源于“声色”,香水设计师的工作室一种视觉化的发散性思考,而不是调香师在工作室里的化学实验。

  “做一瓶香水,放在那看起来简单,但其实至少要两年的时间才能做出来”。

  这样的工作要求很高,创意没有规章可循,没有不可能实现的味道。假如给你“清新自然”四个字,你会如何设计一瓶这样的香水?跑到大自然里去捕获灵感并不现实,庄卉家认为平时对人、事、物保持开放的胸襟,其实灵感就会潜移默化地在你心里产生。比如,什么样的人、什么样的物、什么样的事,会让你想到清新自然?刘亦菲还是日本森女系的女孩?她们会穿什么样的长裙,什么颜色的?材质是棉的、麻的?庄卉家的,柑橘类的果实、铃兰类似的白花、像大熊猫一样很软的触感,不断的灵感一个个蹦到脑海里。

  庄卉家每次回中国都是来去匆匆,但她的记忆力有一朵中国的白玉兰。北京的一个街道上的一朵落花,白花香,一点柠檬的味道,一点蜂蜜的味道,是一种温软的感觉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鸢尾花?你不知道?really?”采访中无意提到的香水中的名贵原料鸢尾花,让庄卉家激动不已,她说这五年下来最喜欢带有鸢尾花味的香水。“它给人感觉是粉粉的温暖,但是很干净的感觉。它是粉质的气味,powdery,触觉来讲像是做面包时表面撒抹上的一层糖粉,嗅觉上是妈妈在化妆镜前扑抹的粉黛味。”

  采访结束后,庄卉家送了一本她最近写的书《京都之水》,她说这是一个测试,会蛮好玩的。“读了这本书之后,你感受到的京都之水,会和我调制出来的京都之水是一样的气味吗?”一首诗、一个舞曲,庄卉家的香水畅想有趣而文艺,她的灵感不取自时尚,却影响着时尚的趋势。

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

推荐新闻

我来说两句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2-23602087 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Copyright (C) 2000-2016 Enorth.com.cn,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.,LTD.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